• 03-15

    2020

    散文 | 沉重却注定充满力量的一笔

    【散文】 沉重却注定充满力量的一笔 双鸭山矿区作家 侯绪良2020年的新春注定不同寻常。武汉生病了,湖北生病了,中国生病了!疫情的数字从百到千到万,死亡的刺痛从个到十到百,生命的脆弱让人...

  • 03-15

    2020

    散文 | 矿工——时代的英雄!

    【散文】 矿工——时代的英雄! 鹤岗矿区作家 杨柳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和答案我愿意将手中的这一票投给矿工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如果请你为这个时代的英雄...

  • 03-02

    2020

    散文 | 矿山的雪

    矿山的雪黑龙江省煤矿作家协会鸡西矿区 李载丰 我对矿山是有感情的,就像冬日里的雪有粘性,不失淳朴和真诚,已融进我与前辈们的血液里,在心中凝成永恒的情结。 一 雪,是大自然孕育的精灵...

  • 01-21

    2020

    散文 | 新年随想

    金猪辞岁腾跃去,玉鼠迎春喜气来。匆匆岁月的脚步,还未来得及向去年挥挥手,新年就到了面前。新年总会给人太多的憧憬,太多的畅想。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免会生出些许升腾的愿望:多一些收获,多一...

  • 01-21

    2020

    散文 | 记忆中的年味

    记忆中的年味祁明杰 瑞雪兆丰年 红灯日子甜01 过年,是小时候最盼望的事,记忆中的年味,是难忘的,小时候对于年的概念,是会有好吃的,会有新衣服穿,放鞭炮,还有压岁钱。那是模糊的记忆...

  • 01-21

    2020

    散文 | 享受“小确幸”

    许是岁末年初的别去来兮悄然爬过心房,雪降后更伴有一股苍凉,蓦然,被阅读中一个词打动了——“小确幸”。“小确幸”意思是微小但确实的幸福,出自村上春树的随笔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 ...

  • 01-11

    2020

    散文 | 冬日矿山情意浓

    冬日的矿山,棱角分明,线条粗放。 在北方严寒的季节里,正是雪花飘舞的季节;在矿山繁忙的冬日里,正是矿工们奋力拼搏的最佳时期。 在地面上,矿山充满了诗情画意,平稳而安静...

  • 01-11

    2020

    散文 | 难忘东北大鼓

    忘东北大鼓 □■ 林兆丰 刘大娘会说大鼓书,是我二伯父家三哥的岳母。我叫她刘大娘。 三嫂和刘大娘从哪来,只有二伯父一家知道,同村的人都不记得了。她们没有家。三嫂十岁就领着刘大娘...

  • 01-11

    2020

    散文| 第一次号啕

    第一次号啕大哭,是在那年的冬天。就在列车开动的那一刹那,突然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情绪,如同溃坝的洪水,闯出了我的喉咙…… 在这以前,我也哭过。但更多的是悄悄的流泪,而这一次,却是无所顾...

  • 01-11

    2020

    散文 | 踏雪

    我依然踏着雪,行走在洁白的世界里,行走在苍茫的人世间,行走在自己的心路上。即使没有了月色,没有了雪野,踏雪的心还在,永不变更 今冬的雪似乎比往年更多、更急,这场雪刚过,屋顶的...

  • 12-27

    2019

    散文 | 岁月静好

    文岁月静好□■ 双鸭山矿区 缨 子 岁月像一条静静的河流,不舍昼夜地流淌。 不知不觉中,2019年已悄然成为过往,2020年在雪花旋舞中翩然而至。 别了,2019。你好,2020! ...

  • 12-27

    2019

    散 文 | 掌子面里的“说书匠”

    文掌子面里的“说书匠”□■ 鹤岗矿区 周脉明 “老薛,来一段,就说肖飞买药那段……” “不的,老薛,别听他的,来岳飞大破朱仙镇那段儿,薛剛反唐也行啊……” “老薛……就来肖飞买药!”...

XML 地图| Sitemap 地图